巨蟹座幸运数字
您當前位置: 新聞 >> 省內新聞
五百里滇池在返清
[ 玉溪網   發布時間:2019-07-15   進入社區    來源:云南日報   點擊: ]

原標題:五百里滇池在返清

“曙光像輕紗飄浮在滇池上,山上的龍門映在水中央……”新中國成立之初的10多年里,這首《滇池圓舞曲》風靡昆明,堪稱“市歌”,人們廣為傳唱。

那時的滇池,碧波蕩漾,水天一色。人們以水為樂,開嗓歡唱,縱情歌舞。“每當夏日來臨,十里海岸,人山人海,大家在清澈的湖水里游泳、劃船、嬉戲,好不熱鬧。”60多歲的戰麗云是土生土長的昆明人,這池碧波留給她們太多美好的回憶。直到現在,老昆明人只要一提到滇池,總會滔滔不絕地細數著采集海菜花、拿魚摸蝦、淘米洗菜等兒時記憶。

然而,隨著滇池污染嚴重,歡聲笑語漸漸離去,留下成片的垃圾漂浮在水面。

一池朝夕相伴的清水變污,人們痛心疾首、扼腕嘆息。為了找回一池清水,一場不見硝煙的“高原明珠保衛戰”,于20世紀90年代在滇池打響。

這場戰役,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從“九五”規劃開始,每一個五年規劃都把滇池水污染防治工作納入“三河三湖”重點流域治理。省委、省政府把保護治理滇池列為事關全省經濟社會發展的全局性大事和生態文明建設重點工程,頒布《云南省滇池保護條例》,全面實施“六大工程”。黨的十八大以來,尤其是隨著學習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考察云南重要講話精神的不斷深入,保護治理滇池力度進一步加大。昆明市堅持把保護治理滇池作為頭等大事和“一把手”工程,確立“量水發展、以水定城”目標,形成“科學治滇、系統治滇、集約治滇、依法治滇”思路,保護治理滇池工作體系更加科學精準。

“九五”和“十五”期間,滇池治理以點源污染控制為主,主要是還舊賬,污染發展趨勢并未得到遏制。“十一五”以來,滇池治理進入流域系統治理階段,特別是近年來轉變理念、創新思路、綜合施策,在“遏制增量污染”的同時“削減存量污染”。至“十二五”末,昆明累計建成市政排水管網3700公里,建成環湖截污主干渠(管)97公里及10座配套污水處理廠;相繼建成12座城市水質凈化廠,污水日處理能力增加到191萬立方米;完成17座調蓄池建設,可有效收集45.5平方公里的老城區合流制區域雨污混合水;繼續對35條主要入湖河道及84條支流進行綜合整治,河道污染程度持續減輕;深化實施“四退三還”及生態濕地建設,累計建成5.4萬畝生態濕地。

數據顯示,2016年,滇池全湖水質由劣Ⅴ類提升為Ⅴ類;2017年,滇池水質穩定保持在Ⅴ類;2018年,外海、草海、全湖水質類別均達Ⅳ類,成為1988年建立滇池水質數據監測庫30年以來的最好成績,全年僅發生過1天重度藍藻水華,發生中度以上藍藻水華的時間共6天,與2010年相比減少131天;今年1至4月,滇池水質穩定保持在Ⅳ類。

滇池回歸清澈,是臨湖而居的昆明人多年淳樸的愿望、不變的情懷。多年來,昆明市滇池治理的接力棒不斷相傳,變了朝夕、變了面容,而不變的,是那一份永遠把滇池治理當頭等大事的珍貴情懷,是咬定目標不放松的堅定信念。

山上——綿綿細雨中,長蟲山上的流水夾雜著泥土匯入沿山路而建的邊溝里,通過一個個攔水壩后,泥沙得到沉淀,洪水得到滯留,水流速度減慢。暴雨突襲時,夾帶著泥沙的山洪奔流速度極快,如果沒有攔截網,山洪從山上到山下往往只要幾分鐘,街道很快被淹。目前昆明市五華區水務局已在全長4公里的邊溝里建成攔水壩180多個。通過“滲、滯、蓄、凈、用、排”,實施長蟲山防洪滯蓄及截污工程,成效顯著。去年工程只完成40%,就滯留了400多噸泥沙在山上,有效調節3.2萬立方米的山洪水。

地下——菊花村立交橋西北側,一塊綠地風景秀麗,而綠地下面,藏著昆明市第一座調蓄池,即海明河調蓄池,它于2014年開始試運行。沿著臺階向下走,空氣愈發清涼。打開探照燈,偌大一個地下“宮殿”展現在眼前,一根根粗壯的柱子高高矗立,沿著燈光,可以看到柱子上面一條一條的水位線。雨季來臨,調蓄池可收集周邊5平方公里的雨污合流水。調蓄池可將雨水徑流的高峰流量暫存其內,待高峰過后再將雨水慢慢排出,既緩解城市淹水壓力,又避免初期雨水污染河道。

入口——瀑布公園內,瀑布飛瀉,水霧氤氳,游人如織,這里是牛欄江-滇池引水工程進入盤龍江的入口。這個工程是滇池流域水環境綜合治理的關鍵性工程,公園的瀑布景觀區是利用約12.5米的地勢高差而建成的,每年游客量達100萬人次左右。通過對牛欄江來水進行曝氣、增氧、削減污染,沉淀泥沙,進一步改善和穩定牛欄江來水水質。工程自2013年底投入運行以來,牛欄江已累計向滇池補水30.41億立方米,相當于把整個滇池水置換了兩遍。

出口——滇池西岸,海口閘靜靜矗立,這里是滇池外海唯一的出水口。記者日前看到,2017年完成閘門、管理用房建設的水閘橫跨河道,全長100多米,有6個閘孔。新中國成立以來,海口閘經歷了兩次大的改建和新建,三代海口閘見證著滇池70年變遷。第一代叫川字閘,因分跨三股岔流得名;第二代閘門建于1964年,為電動平板鋼閘;隨著外流域調水工程的實施,第三代海口閘進入人們的視野。3年來累計有20.39億立方米水從這里進入海口河,相當于滇池容積的1.3倍。

南岸——蔬菜大棚里,李興華擰開閥門,進行噴灑澆灌。一瞬間,菜葉布滿露珠,煥發勃勃生機。“實施水肥一體化后,我們種菜很少用農藥,澆灌使用機械噴灑,在人力物力成本下降、收益提高的同時,還保護了滇池。”李興華是晉寧區上蒜鎮安樂村3組村民,世代居住在滇池湖畔。2013年農田面源污染綜合控制示范工程實施以來,在安樂片區通過建設生態潭、田間堆漚池、農藥袋收集池等形成了一個封閉的水循環系統。農業廢棄物經過處理后形成有機肥又回歸農田,減少了氮和磷的使用;而收集雨水的生態潭內,經過凈化的水又輸送到大棚進行澆灌,封閉循環實現零排放。工程實施后,農田面源污染輸出率降低30%以上,減少氮磷肥施用30%以上,試驗示范區域農業環境綜合效益增加10%。

不遺漏一條溝渠,不放過一滴污水,不疏忽一個環節……昆明市以迎難而上、攻城拔寨的意志,嚴防死守、精準治污。針對滇池水質出現波動、河道水質下降明顯、面源污染控制不嚴等問題,昆明市目標倒逼、量化考核,啟動實施滇池保護治理“三年攻堅”行動,力爭到2020年讓滇池水更清。

作為春城的“母親湖”,昆明人民對滇池有著美好的記憶、深深的眷戀、真摯的期許。如今,《滇池圓舞曲》被改編出流行樂、交響樂、四重唱、大合唱等版本,熟悉的旋律一次次響徹昆滇大地,人們期待著,美景重現,滇池返清。


【記者手記】

怎能讓我不愛“她”

有一種效應,叫首因效應,對事物的第一印象一旦形成,就很難改變。滇池污染嚴重之時,前后整整30年,那些慕名前來探訪“高原明珠”的人們,滿懷期待見到滇池時,第一印象卻是藍藻覆蓋、水體發臭、污染嚴重。

有一種情緒,叫迷茫觀望。從20世紀90年代云南省、昆明市全面打響“高原明珠保衛戰”開始,“全民參與滇池治理”就作為重要內容被納入滇池治理的措施之中。但是,市民參與的積極性并不高,始終沒有在全社會形成共治共享的氛圍。彼時,滇池治理雖砸下重金,卻也只能還舊賬,難以見到效果。人們在為滇池受污染深感遺憾的同時,更多的是在嘆息、在猶豫、在觀望。

有一種行動,叫自覺自愿,不用號令,自發參與。近年來,滇池水質逐年向好,成績不斷刷新,水質從劣Ⅴ類上升至Ⅴ類,又從Ⅴ類上升至Ⅳ類,“九夏芙蓉,三春楊柳”的濕地勝景也在慢慢呈現,人們在感到欣慰和喜悅的同時,更珍惜這得來不易的一池清水。愛滇池、護滇池,已然成為一種自主自愿的行動。從沿湖徒步行走、宣傳環保理念,到彎腰拾起垃圾、拿出手機舉報排污行為……如今,志愿保護滇池的隊伍越來越壯大,全民參與滇池治理的時代正在來臨。

“怎讓我不愛滇池”的背后,是滇池的變化,是文明的進步,是生態文明理念的共鳴。(記者 浦美玲)

編輯:何蕾
分享到:
關注在玉溪微信
下載玉溪日報新聞客戶端
巨蟹座幸运数字 广西快三预测号码 高尔夫球规则 快速时时官网 内蒙古快3中奖规则 mg藏分不让出款 重庆时时彩代理注册 单关什么意思 北京pk拾赛车开奖记录 郑州小姐妹 内衣橄榄球联盟 时时走势图老时时 冮苏11选5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