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蟹座幸运数字
您當前位置: 人文 >> 玉溪史話
舊哈村的“馬頭神畫”
[ 玉溪網   發布時間:2019-06-10   進入社區    來源:玉溪網   點擊:0 ]

居住在新平縣水塘鎮舊哈村委會的彝族,客廳正中的墻壁上有張貼“馬頭神畫”的習俗。貼上“馬頭神畫”的地方與漢族的家堂很相似,當地彝族群眾會把神畫當作一種圖騰,用虔誠的禮節來祭拜。現在,當地能夠繪制“神畫”的人越來越少了,74歲的羅開進便是其中之一。

畫師羅開進
畫師羅開進

“馬頭神畫”有三幅

“馬頭神畫”一般三幅為一整套。第一幅繪制的是以風雨雷電命名的風神、雷神、電神,或山神、樹神等,是被神化的自然界的事物。第二幅圖像畫的是神話人物昌隆公公和昌隆婆婆懷抱各種物品送祝福,表現人壽年豐、招財進寶、五谷豐登、六畜興旺四個主題,是以祈福為主要內容的圖畫。第三幅畫的是主人家逝去的先人,也就是常說的老祖宗,他們全都坐在馬上,用一連串的名字進行標記。

74歲的羅開進是水塘“馬頭神畫”畫師之一。據他介紹,很久以前,他的祖先從江西逃難來到水塘,就一直保留了畫神畫的習俗。他30歲不到就開始畫“馬頭神畫”,一直畫到了64歲,眼睛不好使,就不再畫了。最初畫時,一套兩三塊錢,一直到后來的二三十塊。需要神畫的村民會主動登門拜訪,向他講講家里的情況,講講過世的先人。等羅開進畫好專屬定制的“馬頭神畫”后,就會為村民看日子,然后殺雞,焚香、磕頭,才能貼畫。貼畫時羅開進還要念一念、喊一喊,祈福求平安。據羅開進回憶,幾十年時間里,他一共繪制了300來幅“馬頭神畫”。

舊哈村委會三家村小組的徐涌富說:“‘馬頭神畫’第一幅、第三幅一般貼客廳,第二幅有貼客廳的,也有貼牲口圈門或者糧食倉庫門上的。各家各戶的‘神畫’各不相同,因為各家過世的先輩不一樣。”徐涌富帶記者去看了他家的“馬頭神畫”,并指著神畫告訴記者,因為神畫會變舊,幾年就需要更換一次。有一年,他用透明膠帶把面畫裹了一遍,就像過塑一樣,居然用了20多年。

細細觀察畫面,可以發現三幅畫里的馬是不一樣的。徐涌富說:“這些神馬中最尊貴的,是排在最上面的雷公、電母的坐騎。依次往下排,到自己過世的先人騎的也不是普通的馬,而是速度非常快、有神力的神馬。”

羅開進的作品
羅開進的作品

“馬頭神畫”的傳說

“馬頭神畫”里面的先人為什么都要騎馬呢?水塘鎮群眾趙云光給記者講了一個傳說:相傳,每年農歷七月十五,已故的彝族祖先會回家和家人團聚。有一次,一個當地的彝族村民在七月十五祭奠完已故的先人后躺下睡覺,突然夢到先人指著遍體鱗傷的身體向他哭訴,說回人間的路途太遙遠,他才剛剛到家,都沒顧得上休息和填飽肚子,就得匆匆趕回去。因為錯過了地宮關門的時間,他受到了嚴厲的懲罰。村民心疼自己的祖先,就問:“有沒有什么好辦法,能夠讓你們從此不再受這樣的苦?”祖先說道:“其實也不難,你們找畫師給我們這些已經亡故的先人畫上畫像,然后在畫像旁給我們每人配一匹日行千里的神馬就行了。”

這個村民醒來后按照夢里先人所說畫好了畫,懸掛在家里客廳正中央祭拜。村里人見了,紛紛加以效仿,漸漸地這個習俗就流傳和保留了下來。

初看“馬頭神畫”,有人會覺得這是一種封建迷信的東西,其實它表現的是彝族圖騰崇拜、祖先崇拜復雜的演變。

據當地學者研究,原始時代的人們相信某種動物、植物或非生物等有一種超自然力,會保護自己,并且還可以獲得他們的力量和技能,就把它們當作自己的親屬、祖先或保護神。在原始人的眼里,圖騰實際是一個被人格化的崇拜對象。三幅畫中,第一、二幅畫應該是起源于原始社會時期,那個時期圖騰作為崇拜對象。而第三幅畫的祖先崇拜是繼圖騰崇拜之后產生的,到了母系氏族社會后期,隨著生產技能的提高和對生殖現象的逐漸理解,人們不再愿意崇拜被自己征服的動物,開始讓祖先以神化了的面貌出現,相信祖先的靈魂不滅,并且成為超自然的一部分加以崇拜。

羅開進說,在新平只有他們一家人會畫“馬頭神畫”。除此之外,普洱市鎮沅縣那邊還有幾位老人也會畫。隨著自己的侄子羅佳昕的過世,現在會畫“馬頭神畫”的年輕人很少了,自己也沒有帶出徒弟來。

在水塘鎮舊哈村委會,這一張張的“馬頭神畫”曾經是彝族文化的一個組成部分,曾經作為彝族群眾心中的圖騰一代代傳承至今。如今,“馬頭神畫”卻隨社會的演變逐漸淡出歷史,淡出人們的視野。(玉溪日報記者 沈杰 文/圖)

編輯:蔣嬋雯
分享到:
相關鏈接
關注在玉溪微信
下載玉溪日報新聞客戶端
名仕国际app 时时彩走势图怎么观察 时时彩最快开奖 时时彩人工计划 玩龙虎 摩卡集团 手机21点是什么意思 北京pk是最稳全天计划 精准三肖六码3肖6码 北京pk拾历史开奖结果 北京塞车开奖记录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