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蟹座幸运数字
您當前位置: 人文 >> 滇中人物
白紹斌:從花腰傣之鄉走來的版畫家
[ 玉溪網   發布時間:2019-06-10   進入社區    來源:玉溪網   點擊:0 ]

白紹斌,傣族,生于花腰傣之鄉——新平戛灑,現居于紅塔區研和街道秀溪社區。他從1993年開始接觸絕版木刻之后,就愛上了這門獨特的藝術,并在這條藝術之路上耕耘不輟,孜孜以求。

五月底,記者走進研和街道的一間民房,在這間不起眼的房子里,收藏著上千幅風格各異的版畫,記者來到這里,就走進了一個魅力無窮的藝術世界。

白紹斌曾用一塊板印出260幅畫
白紹斌曾用一塊板印出260幅畫

成為張漢東的學生

絕版木刻也叫油印原版套色木刻,有的人甚至將這種版畫叫作絕版畫,因為這種版畫在印完所有版之后不能留下再印的版,它是一種自然毀版的作品。

記者對版畫知之甚少,認為版畫就是用刀在木板上作畫,在與白紹斌交流之后,記者才發現這種認識實在太過狹隘。版畫,具體來說就是以刀或是其他工具在木、石、麻膠、銅、鋅等版面上雕刻或蝕刻后印刷出來的圖畫。

在白紹斌20多年的藝術生涯中,他一直對版畫情有獨鐘。他一直只用刀和木板,從來不用其他的工具,“刀味”與“木味”融合之后的奇妙感覺是他無法戒掉的。那么,白紹斌這個從花腰傣之鄉戛灑走出來的藝術家是如何與版畫這門奇妙的藝術結緣的呢?

從六七歲起,白紹斌就喜歡寫寫畫畫,尤其喜歡用毛筆和鋼筆寫字、畫畫。初中畢業以后,考體校落榜的白紹斌開始外出打工。1993年,19歲的白紹斌因朋友的介紹認識了我省著名版畫家、玉溪師專教師張漢東。跟著張漢東老師學習了兩年后,1995年,白紹斌便考入了玉溪師專,成了張漢東名正言順的學生。白紹斌說,相比國畫、油畫來說,版畫不僅創作周期長,而且更加耗費體力,更加需要耐力。

功夫不負有心人,早在1998年,白紹斌在參加云南省“十運杯書畫展”時便獲得了優秀獎。在那以后的近20年時間里,白紹斌陸續參加了十余次版畫作品展覽:2016年9月2日參加了在麗江舉辦的“西行印痕名家版畫邀請展”,9月28日參加紙上印痕——北京798云南絕版木刻版畫展。2017年9月2日參加馬來西亞國際版畫交流展,12月28日參加紙上印痕——2017年園道國際版畫年展。2018年6月29日參加印痕——2018維度版畫展,11月9日參加百川全國名家版畫展……經過多年的勤奮創作,白紹斌已經成為一位小有名氣的版畫家。

為何白紹斌選擇了版畫,這是記者好奇的問題。

“因為版畫具有更多的不確定性。創作國畫和油畫時,自己心中所想的畫面基本都能畫出來。版畫就不一樣了,刀刻、上色都有不確定性,常常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這是我最喜歡的。”白紹斌說。

白紹斌的版畫作品
白紹斌的版畫作品

眼中的“西施”

對版畫家來說,版畫就是他們眼中的“西施”,一旦有了興趣,就會投入感情,進而為其付出,為其激動,甚至為其癲狂。一旦愛上版畫,哪怕它的創作就像新生兒的孕育一樣艱辛,也義無反顧。

版畫的創作過程極其煩瑣,雖然只有刀刻、上色、印刷等幾個程序,但每一幅畫都需要無數次刀刻、上色、印刷,這對版畫家來說,無疑是一種心理考驗。

為了生活,白紹斌很長一段時間里都在印制別人的作品、名家的作品,而這些作品大多都是油畫,油畫轉版畫的創作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買來九分板,對照著原畫作,構好圖,就可以下刀了。原畫作的大小與木板的大小常常有很大差距,所以在刀刻過程中最重要的就是不能破壞原創性。白紹斌說:“在平面的木板上刻出立體的圖案,再印在平面的畫紙上,這個神奇的轉換過程,不管是放大還是縮小都必須與原作的構圖保持一致,靠的就是版畫家手中的刀,這真的很需要經驗。”

整個作品在刀刻完成后就要上色了。對版畫家來說,上色時最怕的事情就是色與色之間的混合,所以一定要調好油墨的濃稠度,過稀或過干的話都要用專用的油來調一調,經驗豐富的版畫家只要一上手就知道油墨的濃稠度是不是自己想要的。上色的時候一個色一個色單獨上是比較簡單的,但創作不可能總是這樣簡單,常常會有三四個色一起上的情況,兩個指頭大的區域要上三四個顏色,一絲一毫都不能出錯,不然很可能會影響整幅畫的成色。

上色也是有規律的,并不是說想上什么色就上什么色,白紹斌說:“如果是有線條的畫作最好是按照由深到淺的順序上色,沒有線條的畫就從最淺的顏色開始上。”如若不按照規律來,畫面整體感就會差很多。

至于印刷,則是與上色同步進行的,每上完一個顏色或是一個區域,就把畫紙按照刻度覆蓋到木板上,滾筒輕輕地來回滾動幾下,把畫紙一揭,就完成印刷了。油墨含有油的成分,所以每上一個色都要有兩三天的風干時間。當最終完成上色、印刷,把畫掛到眼前,看到期待已久的印刷效果時,版畫家就仿佛看到了自己思念許久的“西施”,內心激動不已。

刻好的同一塊木板,可以印出成百上千幅版畫,而這些印出來的版畫會因為每一次復印過程中油墨的厚薄、顏色的深淺、手的力度等原因而產生細微的不同,從來都不會有完全相同的兩幅版畫,這就是版畫最為吸引人的地方。白紹斌就曾用一塊板印出260幅畫,這些畫的神韻是一樣的,但只要細微觀察就會發現其中是有差別的。

版畫藝術與民族情結

20多年以來,白紹斌每年都會印制出3000至4000幅版畫。細細一算的話,從他的手中印出的版畫已有幾萬幅,但他自己的作品卻不算多。作為一位版畫家,白紹斌一直希望自己創作的每一個人物、每一處風景,都能帶有自己的獨特標簽。這種標簽可能是對生活的一種理解,可能是對人生的真摯感情,也可能是對故鄉的感懷。

所以,近三四年來,白紹斌漸漸減少了刻印其他畫家作品的數量,而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自己的原創上。作為從花腰傣之鄉走出來的版畫家,白紹斌的作品當然脫離不了民族風情。在他的畫室里,記者看見了若干幅他的原創作品,無論是正在懸掛風干的,還是在刀刻階段的,都能在作品中看見不少的傣鄉的風景、動物、植物、建筑……他說:“我現在正在做一件絕版套色木刻的系列作品,以傣鄉風光為創作主題。”

如今,白紹斌的作品常常被選到各種大小畫展參展,作品遠銷海外,價格從幾千元到幾萬元不等,但原創的民族風情作品總是最受歡迎。白紹斌說:“有人欣賞自己的畫作,認可我的民族情懷,就是一種動力,推動著我不斷去挖掘民族文化,創作出更多的好作品。”(玉溪日報記者 何超 文/圖)

編輯:蔣嬋雯
分享到:
相關鏈接
關注在玉溪微信
下載玉溪日報新聞客戶端
麻将二八杠技巧口诀 云尚娱乐官网下载 我爱彩票下载安装到手机 星星娱乐的博客 利达娱乐投彩 广东时时十一选五 pk10免费永久计划网址 通比牛牛棋牌游戏网站 腾讯欢乐麻将手机版 pc蛋蛋下载官方网站 时时彩一星直选 pk10滚雪球计划